“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而随着中国“未富先老”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无论是临近退休的“60后”,正当壮年的“70后”,还是青春勃发的“80后”,都在为养老而忧心忡忡,而近期延迟退休的声音再一次让我们必须要重视这一问题:未来,我们究竟拿什么养老?


关注养老

    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并正在以每年3%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是同期人口增速的五倍多。但我国平均1000名老人仅仅拥有17张养老床位,眼下不光老年人面临这个难题,一些中年人也开始考虑,当自己到达老年时,面临的是独生子女的儿女,传统的养儿防老似乎难以起到作用。而随着年华的逝去、自身劳动能力的减弱,究竟该如何养老?怎样养老?

  “养儿防老”是我国传统的养老模式。但近年来,我国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家庭平均人口数由1982年的4.4人下降至2005年的3.13人,家庭养老功能名存实亡。
    
    随着时代的变化,江苏居民“养儿防老”的观念也在逐步淡化,居民已经试图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退休后并不轻松的经济负担。事实上,现在养儿不仅不为了防老,更多的人现在的储蓄,就是为了将来反过来支持孩子。“如果退休的时候有一笔储蓄,准备如何支出?”面对募捐、还贷、留遗产、继续存、旅游、休闲等复选题。目前江苏居民最重要的退休支出依次为:生活开支、旅游休闲、医疗保健和储蓄。但依然有多达32%的人选择了“用来给孩子付大学学费、或供给他们买首套房”。

    随着全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和养老服务需求不断增大,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私立养老院价格高昂,养老矛盾日渐突出。媒体调查发现,北京一张床位要等166年。

    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使得“以房养老”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以房养老”是指老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出去,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养老金或者接受老年公寓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在老人去世后,银行或保险公司收回住房使用权,这种养老方式被视为完善养老保障机制的一项重要补充。据了解,“以房养老”具体操作办法和实施计划,有望于明年一季度出台。

    养老金替代率是衡量养老金保障水平的一个主要的数据,替代率下降意味着养老金的保障水平也相应贬值。人社部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中央财经大学社保系主任褚福灵曾专题调研过我国养老金替代率问题。褚福灵的调研数据显示,1999年,我国企业养老金替代率为69.18%,到2002年时,已下降到59.28%。按照褚福灵的测算,2005年企业职工养老金替代率降低到47.94%水平后,一直处于45%左右的区间。2011年我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2452元,月均约3537.67元,而国家审计署近日的审计报告则显示,2011年,我国企业职工养老金为月均1516.68元。

   按照国际经验,养老金替代率大于70%,即可维持退休前现有的生活水平,如果达到60%-70%,即可维持基本生活水平;如果低于50%,则生活水平较退休前会有大幅下降。